那些记忆冬去春回砥砺前行

源本宠物网 宠物营养 2020-04-15 02:16:43 0 我们  上海  

编者按:3月25日,是上海市第三批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上海市长宁区妇幼保健院麻醉科手术室护师郭纪芸回到上海的第四日,她写下了一篇手记,回望了支援湖北的55个昼夜。

站在酒店房间的落地窗前,看着窗外烂漫的春景,手里着一杯茶,顿觉舒适安逸。

今天是回故乡上海的第四日。

从2020年1月28日傍晚,全体集结、整装出发,到3月22日,零感染率,没落下一人,“中国红”归来。

55个昼夜,公里通勤路程,19间危重病房,60名危重患者,1320个小时,我们不辱使命,抗击在国内疫情最重的武汉!记得,当“红色”蔓延,确诊感染数字不断攀升;记得,新闻报道里,那一双双悲痛欲绝却又满怀期待的目光;更记得,那一句“召之来,来之战,战之胜”的口号。没有一丝犹豫,我挥别亲人和上海的战友,背上行囊,逆风而行,与上海第三批支援湖北医疗队的队员,共同踏上了征程。刚下飞机,扑面而来的除了熟悉的消毒水味,还有这座城市的冰冷的气息。

收费站上,印有“武汉加油”字样的灯牌,格外醒目。它刺痛了我的心,却又在心里筑起了一座“墙”。经过一系列紧张的培训和简单的安顿,队伍正式入驻武汉市第三医院(光谷院区),这是一家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定点医院,这意味着,未来的日子里,我们将直面“新冠”。上海市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上海市长宁区妇幼保健院麻醉科手术室护师郭纪芸在武汉市第三医院工作中。新华网发防护服,隔离衣,鞋套,双层外科手套,N95和外科口罩,护目镜,还有一卷,可以封住所有潜在缝隙的封箱带,我们时常把自己封得“严严实实”。穿着这样一套“太空服”,可想而知是有多憋闷,行动不便,满脸的压痕更是习以为常。我们时常要和护目镜和N95口罩的系带,展开一场“肉搏战”。一旦没有弄服帖,那根系带将会困扰我们整整4小时,因为之后的工作时间里,我们的双手将无法再次触碰头部及面部区域。而很多人会问,为何不摘了重新穿戴?首先是我们所有的医务人员绝不会允许自己随意浪费医疗物资,二是更换防护服程序繁琐,要进入三区,再次消毒。一来二去,浪费时间不说,也会加重其他队员的工作量。所以,在我们队伍里,时常会看到,护目镜里满是蒸汽,又或者被口罩的系带勒得太阳穴生疼,却仍然穿梭在病房里的“白衣战士”。曾有记者采访问我:你觉得在你的印象里什么时候开始疫情逐步好转了起来,我回答道:很多人会说是看着患者逐步出院的时候,而让我感受到强烈的好转,是从入驻三院后的2月15日,指挥部下达命令,当日需完成100余例患者的收治任务,那一刻,我感受到了物资,人力的充足,我们打破了所谓的“一床难求”的困境。我想,只有“收”多,才能“治”多,更能“出”多。那一晚,是让我真正感受到了黎明的曙光就在不远处。随着,工作的稳步开展,我们也和三院的老师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朱朱和小涵,是我在武汉三院结识的小姐妹,他们分别来自湖北的宜昌和黄石。今年,他们也和我们一样,未能回家过年。小小年纪,却拥有着大大的力量。从她们的身上,我学到了什么叫“咧有什嘛儿不得了滴!看咧喝儿!”【湖北方言:那(新冠)有啥了不起!看我们的!】在这片荆楚大地,我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一方有难,八方支援”。

一个月后,武汉市第三医院相继来了山东和陕西的两支医疗队。

我们时常能在电梯里遇到,彼此相互打招呼,勉励。

就像和红遍朋友圈的那张动画图片一样,我们常以食物作为开场白,“嘿,你们的山东大饼真的很硬”“好想吃肉夹馍啊”“你们上海的小笼包真的J甜”等等。

在短短的电梯上下时间里,我站在五颜六色的防护服中,心里哼唱着,团结就是力量。

3月20日,关上了17楼重症病房的大门,我们挥舞着双臂,我们旋转跳跃,我们合影留念,我们“不舍”但必须“舍得”!3月22日,依旧是红色,却不再只是数字,而是一面国旗,一件队服,一张笑脸,一句谢谢,再见!武汉人民用他们最高规格的国礼,为我们送行。

9部满载队员的大巴从龙安酒店朝武汉天河机场驶去,驶向我们最初的地方,车窗外是一面面火红的五星红旗,车窗内,是一声声美妙的赞歌。

我们,一刻也不能分割。

上海市第三批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上海市长宁区妇幼保健院麻醉科手术室护师郭纪芸与队友合影。

新华网发同一架飞机,同一队班组,我们再次在万米高空相聚。

一句“我们来接你们回家了”,饱含了多少思念,多少感动。

我们回来了,上海!上海,我们回来了!2020,一切才刚刚开始,我们将继续前行。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下一篇 :返回列表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留言与评论 (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